留学资讯

切换类目

  • 我在日本的就医经历

    多年旅居日本,从无看病体验。日前不慎扭伤了脚,剧痛难忍,只好前往医院。先打电话询问距离最近的广尾医院,诉说病情,希望尽快就医。医院方面说,外科当天上午“预约”已满,最快要等到先“预约”者就医之后。我表示愿意等候。来到医院一楼大厅登记处,因为是初诊,必须先填写姓名、年龄、病情等信息。院方制作一张磁卡“诊疗证”给我,让我去外科等候。外科分诊台知道我曾电话预约,让我在等候过程中填写患病经过。外科有5个诊

    2016-04-14
  • 缅怀冬柴铁三先生

    万万没有想到冬柴铁三先生在12月5日急匆匆地走了。噩耗传来,空气像凝固了一样,心里总希望电视报道是愚人节的玩笑。他仿佛活生生就在眼前,几天前还在电话里约好,明年在东京召开的日本安徽联谊会和徽商协会的新年联欢会上见。还清楚地记得,2010年9月日本安徽联谊会成立大会之际,冬柴先生特意从兵库县赶来赴会,那天天气很热,大家更被他的热忱所感动,冬柴先生提前50分钟到达明治纪念馆,与大家拉家常式地谈了很多,

    2016-04-14
  • 我为儿子选择的大学之路

    我是上世纪80年代中叶随丈夫来到日本。和那个时候许多东瀛的同胞们一样,先是忙于学习,后又忙于工作,转眼到了而立之年,进入了90年代,生活安定以后,我开始走入家庭,生儿育儿,相夫教子。生儿不难,而教子可是一个长期的课题。我有两个孩子。孩子小的时候我对他们说,妈妈的语言就是你们的语言,这就是母语。那个时候他们小,也听话,教说什么说什么,让背唐诗就背唐诗,让念字就念字。慢慢地长大了,他们开始反驳我,说他

    2016-04-14
  • 东瀛十年风雨情

    十年前的我,带着无数的梦想踏上了这个未知的国家——日本。我从来没离开过亲人和朋友,十年前的4月5日这一天却放下了一切,离开了养育我的家乡和亲人。第一次乘飞机、第一次离开父母、第一次出国……那么多的第一次,本应兴奋或难过,但这天不知为什么我的心情如此平静,和父母挥挥手进了入关口,我知道坚决不能回头,因为我知道爸爸妈妈会流泪。傍晚抵达东京成田机场,这里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安静且干净。乘上电车后我才发现周围

    2016-04-14
  • 我的仙台记忆

    1998年11月14日,我39岁生日,在刺骨的晨风中,在离婚前的一片冷寂中,在降低心灵温度的日光机场,我飞往日本福冈。冬日的渤海海滨浓雾一片,我从北京飞到大连,在机场长久受困,我在大雾之中遥望远方,根本就没有远方。波音747在日本九州岛北部寒冷的夜色中降临,我终于到达中转地福冈。但是,飞往目的地仙台的航班早已起飞,我只好在三面环海的福冈滞留一夜。在6000日元一夜的小旅馆中我继续喝着啤酒,那是国航

    2016-04-14
Powered by MetInfo 5.3.12 ©2008-2020 www.metinfo.cn